理想抛出了一个大“雷”

作者 | 柴旭晨

很意外。造车新势力中的明星之一,理想汽车爆雷了。

8月15日,理想发布了二季报,期内营收、毛利分别环比下滑8.7%、13.2%至87.3亿元和18.8亿元,同时录得创纪录的亏损6.41亿元,达到上市后的新高,同、环比分别扩大了172.2%和5780.7%。

二季度,汽车交付量环比少了3千多台,已经是理想今年也是历史上,交付第二次环比下滑了。更不妙的是,业绩电话会上,理想讲了个“鬼故事”:预计在下个季度将交付2.7万-2.9万台新车,实现89.6亿元至95.6亿元的营收。

这意味着,理想三季度交付量仅与二季度的2.87万台环比持平,或者比二季度还差。要知道,Q2的交付成绩还是在疫情影响供应链紧缩的艰难条件下达成的。

而在刨去7月已交付的1万多台新车后,有新品L9加持的理想,8、9月份的预估销量反而月均不足1万台;营收指引也被“带坏”,与市场140亿元的预期,存在至少45亿元的差距。

业绩预期“爆雷”,8月16日理想港股开盘后大跌近4%至119.9港元/股,随后稍有反弹,收盘为122.9港元/股,市值2562亿港元。

在去年已接近月销万台,且新势力基本都已达到这个水平线的背景下,理想不升反降。这家新势力究竟怎么了?

种种因素表明,与比亚迪、特斯拉的烦恼不同,困扰理想的不是自己的产能跟不上,而是竞争力下降。过去几年在中国市场风光无限的造车新势力们,进入了艰难时刻。

曾经的爆款已经不再。7月,理想ONE的交付量迎来20%的大幅环降。按销售指引计算,理想ONE在8、9月的平均销量将继续下滑,在4千台左右。

理想总裁沈亚楠在业绩会上承认,理想 ONE 订单量已经放缓,他解释称有部分理想 ONE 的潜在客户转化到了 L9。但这依然不能解释整体销量的下滑。

无论如何,市场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在竞争激烈、产品百花齐放的新能源车市场上,理想ONE的优势在削弱,新推出的旗舰L9又有疑似断轴的质量危机,并且还有问界M7、蔚来ET7、以及即将发售的小鹏G9等群敌环伺,理想汽车有点危险了。

更令人担忧的是,整个汽车行业4年前就已进入销量持续萎缩的存量市场,而新能源车更多只是对燃油车的替代,且在上半年也迈入21.6%渗透率的高速渗透期,广发证券指出,该阶段由于竞争对手的进入、竞争格局的复杂化,龙头公司的业绩颠簸开始密集出现。

除了理想,蔚来、小鹏7月销量环降的表现也印证了这一点。曾经的一线新势力慢慢走弱,二线新势力的哪吒、零跑、极氪、问界等则均取得同、环比正向增长。

不得已,理想开始降价换量图存。为了试图“唤醒”ONE的销售颓势,沈亚楠称8月14日起已对该车开启优惠7千元的促销活动,同时交付时间缩短至不到1个月。

同样有销售疲软的小鹏,也在近期推出了5千-1万元的优惠减免,交付速度也有加快。

造车新势力们想要在当下存量内卷的市场破解销售难题,可能需要更多的产品矩阵,去覆盖更多的细分市场。

沈亚楠表示,理想的新车会早于预期发布,明年将会有纯电产品上市,这会为提升公司利润、改善现金流做贡献;对于筹备中的第三款新车L8,李想称,可能该车的发布比预期时间都要更早,且发布到交付的节奏也要比L9更快。

看得出,理想的确是急了。为了加速卖货、推新,二季度理想研发费用和销售成本也暴增,分别录得15.3亿元、13.3亿元,同比分别上升134.4%、58.6%。

在新能源汽车进入高渗透率阶段后,不断冒出的新电动车品牌,传统老牌车企BBA、沃尔沃、大众推出电动车,以及华为、百度、小米等科技公司强势加入造车,都对蔚小理这样年轻的先行者们提出了挑战,更遑论还有比亚迪、特斯拉这样的巨擘对生存空间的挤占。

新能源确实是风口,但同时意味着格局随时会重演,理想等首批新势力被裹挟进入了竞速淘汰赛环节,这是其创业后的第二次生存危机,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理想,要更加把劲了。

about author

admin

admin@dunginmyfoxhole.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